铃澜-学习使人快乐

这里铃澜´_>`主厨aph。是个博爱´_>`非常博爱,啥都写´_>`关注小心避雷(*ˊૢᵕˋૢ*)ෆ⃛
专业划水十几年,易勾搭,欢迎聊天。
没事码码文,全是ooc。
如果你关注了我我却没有勾搭你的话,一定是我瞎了_(:3」∠)_请尽情的戳我吧(*ˊૢᵕˋૢ*)ෆ⃛

【多西皮】来自异次元的猫使者

·cp露中米英独伊亲子分香冰
·特别日常,更新不定´_>`(开学了更新遥遥无期)
·ooc慎点


(十)
“少年。虽然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还是很想打你啊。”
“闭嘴,吃饭,不要说话。”
伊万吃人嘴短,只得默默吞下一口青椒炒肉丝,把悲伤埋在心底。
“那位是你妹妹吧,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呢。”王耀抖抖耳朵,心想姜还是老的辣。
可爱······么?伊万呛了一口,“可爱是可爱,就是、有点黏人。”
王耀慢条斯理地吃了一口菜,指点伊万,口气像极了楼下每天定点下棋的老大爷:“年轻人,这就是你不好了,妹妹嘛,黏点人才好啊。”想起自家妹妹,王老大爷不经眼眶一热,“我家湾湾自从小学二年级之后,就再也没有黏过我了。”
为什么记这个记得这么清楚。伊万吐槽,当然只敢在心里想想。
“是是是,王老大爷辛苦啦!”拖长腔。
“一碗同志你要珍惜啊!”拖长腔,“你这混小子倒是快给我许愿啊。”
许了愿望谁给我做饭啊?伊万低头喝粥,拼命点头。
一旁的娜塔莎,我听力不好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茫然脸。

(十一)
“亚蒂,这是什么?”阿尔弗雷德看着眼前黑乎乎的焦掉的散发着奇怪味道的食物······也许不能被称之为食物,叫不明物体会好些,感到内心有迷之慌张。
“司康饼!”小家伙兴高采烈地推过盘子,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缩回手,“刚刚看到厨房有材料,就、就顺手做了点······不是特别给你做的,只是顺便。”
好的,hero我明白了,做了吃的想让我试吃是吧,这种奇怪的的东西我才不会吃呢!即使是亚蒂也······
“要尝尝看吗?”
行吧。也许味道还不错?
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的拿起一块,避开焦掉的外皮和似乎已经碳化掉的部分,心一横,大口咬了下去。
“怎么样?”阿尔弗雷德仓促吞下,面对小家伙湿漉漉眼睛,无语凝咽。
“还可以,就是太甜了。”真是中肯的评价。
“是吗。”亚瑟开心的快要跳起来了,看来他的厨艺也没有王耀说的那么差嘛,“下回我会注意的。”
下回······阿尔弗雷德抽动嘴角,算了你开心就好。
糟糕,肚子有点痛。

【小剧场】
王耀:亚瑟,如果有人能面不改色的吃下你做的饭,那你就和他在一起吧。我会祝福你的。
亚瑟:哪有你说的那么糟糕,我觉得尝起来还不错啊。
王耀:······有时候我真怀疑你到底有没有味觉这个东西。
亚瑟:······那么我祝你找一个爱你做的饭胜过爱你的人。
王耀:这一点都不像是在祝福我。

军训´_>`

【露中】不得了啦!英语老师要查作业啦!


•cp露中
•ooc爱我我爱ooc
•题目有病´_>`表达了作者对作业的控诉´_>`

(一)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是什么?王耀想。
他是传说中没有作业可以浪一暑假的应届毕业生。
他已经幻想了好久天天嘲笑弟弟妹妹写作业,自己和同学出去浪的日子。
可惜真成幻想了。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就是。你妈妈和你老师关系特别好,老师贴心的给你布置了暑假作业。
王耀还能说什么呢?

(二)
还有更悲惨的。
王耀的发小,来自美国的金发男孩,爱好吃汉堡理想是成为一个英雄的那位。
没有作业。
所以王耀现在过着白天上预科,晚上写贴心练习册看发小刷动态的日子。
“hero今天回美国啦XDDD,王小耀你还醒着吗?”
王耀翻了翻白眼,万恶的资本主义哦。

(三)
有作业的我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王耀想,哦,还是有点区别的。
支撑王耀在30℃高温下上课的是隔壁桌的俄罗斯小伙。
王耀第一天就注意到他了,毕竟大夏天还戴围巾也是没谁了。真不愧是战斗民族,王耀看看那围巾,啧啧,纯棉的。
其实伊万也在第一天就注意到王耀了,想不注意到也难,全班男生扎小辫子就他一个,而且还在第一天就对他(的围巾)行注目礼。
讲真伊万被盯的有些发毛。
所以他在第二天就和王耀搭话了。

(四)
王耀看隔壁来自西伯利亚的小哥看着他的作业久久不语,没想到还真有人对作业感兴趣。(其实这是个bug)
“你这道题做错了。”伊万用他所认为最稳妥的语气开口,既能体现他的学霸之气,又容易带给他人好感。
“诶,是吗?我看看答案。”王耀本来就是抱着“只要填上这个空,管他选A还选C的”的态度做题,答案对不对其实无所谓,重要的是找到搭话的契机。
结果一看,王耀做的对。
好尴尬哦。

(五)
不管怎么说两个人算是认识了,虽然第一印象是有些奇怪,但这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诗与远方(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然后两人互起外号。
“北极熊。”
“王小光。”
“围巾怪。”
“小辫子。”
“大鼻子。”
“⋯⋯”
一般情况下是王耀赢,没有二般情况。

(六)
赢了干什么呢,总得让伊万做点什么吧。
“要不你帮我写作业吧。”王耀提议,他把英语阅读题推到伊万面前。
“可我英语还没你好。”伊万看着第三外语,觉得眼花。
“瞎说,你汉语都这么好了。”王耀不信,“实在不行你抄答案也好。”
伊万翻翻答案,还好,只有ABCD,就点点头答应了。

(七)
很好,王耀拿着写完(抄完)的作业回家给妈妈看。
妈妈对完答案二话不说抄起鸡毛掸子揍了上去。
“好你小子学会抄答案骗妈妈了啊!”王耀目瞪口呆,“要是这你都能全对,你就不用上高中了!”
“妈妈我冤枉啊!”
血的教训后,王耀知道了靠别人靠不住,他长怎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抄答案照搬的,连任务型阅读的开放性试题都写上了“合理即可”几个字。
王耀看到新的练习册之后眼前一黑。

(八)
幸好老师有事,没法开课,不用检查作业。
不过伊万,王耀想,咱俩是结下梁子了。

(九)
虽然老师不开课,但王耀他妈还是坚持带着王耀去看望老师。
当然也带着作业。
诶不是,说好的不上课了呢?作业我根本没写啊?

(十)
王耀承认在英语老师家看到伊万是懵逼的。
然后看老师跟他们介绍伊万是自己侄子时就更懵逼了。没看出来你还有外国血统啊老师,真是深藏不露,我还以为金头发是染的呢
然后两个小孩子就被打发走了。
不查作业一切都好说,王耀呼了一口气。
“小耀,这就是你英语老师?”伊万笑的一脸真诚。
“是啊,没想到世界这么小啊,呵呵。”王耀瘫在椅子上,看着伊万掏出了和自己同款的
英语练习册。
“我姑姑说我要好好学习英语。”真诚的微笑。

苍天饶过谁(摊手)

end.(全程犯病)
(故事源于生活´_>`)

混更´_>`相信我我马上更文´_>`

【多西皮】来自异次元的猫使者

·cp露中米英独伊亲子分香冰
·特别日常,更新不定´_>`(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忘了更它了)
·ooc慎点


(= ̄ω ̄=)⑨
“对不起⋯⋯”
“我对你很失望啊。”
“对不起⋯⋯”在第二十多次道歉后,艾斯兰看着眼前欲言又止地少年拍桌而起,“我都说了把你关在外面是我的错,你到底要怎样啊!”
“你不是把我关在外面,而是把我关在黑漆漆的寒冷的外面,”黑发少年一本正经地说,“还关了一个多小时。而且这不是重点。”
“这都不是重点⋯⋯”艾斯兰扶额,“那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我饿了,而你一直道歉我不好打断你。”少年,艾斯兰记得他刚刚好像报过名字,王嘉龙笑了笑,似乎觉得他震惊的表情非常有趣,虽然他觉得他根本没有露出表情,“那么,晚饭?”
艾斯兰看了看漆黑一片的窗外,面无表情。
“现在已经10点了。”
“可我们那边不是!”王嘉龙不满的嘟嘟脸,举起手来控诉。
好吧,你赢了。艾斯兰对卖萌完全没有抵抗力。“可是家里没有饭。”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鬼知道怎么小的孩子怎么知道这句俗语的,艾斯兰继续面无表情。“你可以自己做。”他伸手指向厨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长幼有序,应该尊老爱幼。”王嘉龙继续掰扯,“而且我是客人。”
两人对坐,沉默良久。
“好吧,你想吃什么,王⋯嘉龙?”艾斯兰起身,走向厨房。
“随意,你擅长就好。”王嘉龙歪歪嘴角,把身子展在桌面上。
我擅长的?艾斯兰想想。然后就真的随便做了些什么。
王嘉龙:这是什么?看上去食材蛮丰盛的。(尝)
艾斯兰:我也不知道,就是番茄、白菜、土豆⋯⋯都煮在一块。
王嘉龙:那为什么颜色这么⋯深?(放勺子)
艾斯兰:做菜不是要放酱油吗,我就放了一点点。
王嘉龙:确定是一点点?
艾斯兰:嗯⋯⋯(扭开头)还有一点点醋吧?
王嘉龙以后再也没让他做过饭。
艾斯兰:⋯⋯其实这些煮在一起味道还不错的。
王嘉龙:如果没有那瓶酱油和醋的话。


tbc.(我爱对话buni)

【论坛体】818学院冷cp(。・`ω´・)


•主cp雪燕(伊万•布拉金斯基×爱德华•冯•波克)
副cp大家自己琢磨吧:)
•大学向论坛体,格式可能不太对´_>`
•根本没有剧情,全是扯淡和ooc´_>`
•小天使点文

【直播】霸道总裁爱上我


1L 湾湾交稿了吗? [ 楼主 ]
大家好没错又是我,今天我要用这个充满言情风的题目来给大家818我哥班上霸道总裁的故事。
等等我哥叫我吃饭。

2L 八卦记者
小道消息我只信湾太。

3L 专业抢楼
2L从不死于话多。

4L 新生小迷妹
心疼楼上。被这个白莲花般的题目吸引进来了,和那些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5L 新生我爱五三
同楼上(°∀°)b

6L 老司机
哟~你们这届新生有点意思。看来大家都在等直播呀。

7L 今天天气不错
直播+1

8L 天空万里乌云
直播+2

9L 啊。大海啊!
直播+3

10L 专业破队形
在你们刷到10之前先破掉。(•‿•)

11L 专业正楼君
人家去吃个饭你们刷什么刷(•‿•)

12L 好好学习
等等我是新生,我没有意思|ω・`)不过谁能给我解释下大家为什么这么期待?还有湾太是?

13L 叫我科普君
就知道有人会问。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

14L 科普小天使
湾太是咱们学校校刊的主办人之一,因为其优秀的文笔和精彩的剧情而出名。
至于为什么大家会这么期待嘛⋯⋯这个不太好说(嘿嘿嘿)

15L 叫我科普君
因为大家都是腐的「微笑jpg.」都怪楼上抢我生意。

16L 老司机
笑看两位科普君撕逼「有趣jpg.」

17L 湾湾交稿了吗? [ 楼主 ]
哇你们真能刷这才几分钟|ω・`)先停停火,让我码会儿字。

18L 八卦记者
「乖巧jpg.」

19L 新生我爱五三
「乖巧jpg.」

20L 新生小迷妹
「乖巧jpg.」

21L 老司机
「乖巧jpg.」

22L 啊。大海啊!
「乖巧jpg.」

23L 湾湾交稿了吗? [ 楼主 ]
好,巧妙的避开了22L|ω・`)

大家应该都知道学生会会长在追我哥,当然还没有追上。但我觉得我哥被攻略是迟早的事,所以咱们不要管他俩了。
这回给大家掰扯掰扯水管君的事。

24L 好好学习
科普君Σ(゜゜)快来!

25L 叫我科普君
学生会会长和湾太哥哥的故事请看她的上一个贴子--不得了啦!我发现了哥哥和粗眉毛的奸情!
水管君是学校除学生会外最大社团的社长(这个社团解散了)俄/罗/斯人,特长是用围巾缠人,武器是水管,物理系的学霸。

26L 湾湾交稿了吗? [ 楼主 ]
另外一位不经常出现在公众眼中,咱们暂且称他为E。
虽然那时候我还没上大学,但这件事是会长讲给我的,估计八九不离十。事情是这样的,在水管君大一时经常和hero(同届生)干架。
有一天会长路过看到,正想阻止,那位E前辈先一步站出来了。

27L 老司机
「人群中忽然钻出一个光头jpg.」

28L 科普小天使
hero就是数学系的那位,现在几乎是校园男友了,除了ky啥都好。
他和水管君八字不合,现在也经常动手´_>`
至于那位E嘛,现在还猜不太出来「滑稽jpg.」

29L 湾湾交稿了吗? [ 楼主 ]
E:这位同学,你这样欺负其他同学是不对的!
hero:就是北极熊!快向我道歉!
水管君:^L^(二话不说打了上去)
E:???
然后E同学就光荣负伤了,听会长说之后还去道歉来着。(摊手jpg.)

30L 波兰蛋卷是最棒的!
托里斯,来看这个。@嗯。波兰蛋卷最棒

31L 嗯。波兰蛋卷最棒
⋯⋯吃晚饭的时候不要玩手机。

32L 八卦记者
Σ(゜゜)疑似知情人士

33L 湾湾交稿了吗? [ 楼主 ]
之后就是很正常的道歉,请吃饭,交朋友,但真相往往就隐藏在细节中。
@嗯。波兰蛋卷最棒 先别剧透

34L 波兰蛋卷是最棒的!
好的。

35L 新生小迷妹
串号明显⋯⋯那位E前辈是那个系的可以问问吗?

36L 湾湾交稿了吗? [ 楼主 ]
水管君和我哥哥关系不错,经常来我家蹭饭(毛子的伙食你们懂的)就在上个礼拜,快到七夕的时候,他忽然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
水管君(把我拉到墙角):湾湾,问你个问题。
我:干嘛,你不是要追我哥哥吧?
水管君(微笑):你们中国的情人节快到了吧?如果给一个朋友送礼物送什么好?
我(微笑):看你送谁了,而且七夕不需要给普通朋友送礼物。
水管君(思索一下):好吧。不是普通朋友,就是⋯⋯想表白但是不好意思⋯⋯
哇我有生之年看到他脸红了耶Σ(゜゜)但就一下。
这事有趣我要跟踪报道一下,作为一个专业记者我的职业素养告诉我要这么做。

37L 湾湾交稿了吗? [ 楼主 ]
我:普通的就是送花啊。或者送点喜欢的东西,像女生就是闪亮亮的小玩意。
水管君:不是女孩子´L`
我(微笑):就知道不是女孩子(小声)那他喜欢什么送什么就好了啊。
水管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喜欢的⋯⋯
@新生小迷妹 可以,是计算机专业那边的

38L 好好学习
妈呀,同系的前辈Σ(゜゜)

39L 老司机
有点意思

40L 意味不明
你哥叫你快睡觉。
我刚刚看到大哥往你屋走了。

41L 湾湾交稿了吗? [ 楼主 ]
@801你们快交稿
噫!

42L 老司机
心疼楼主,咱们猜猜那个人。
和眉毛会长同届(现在大四),计算机系,名字八成是E开头,蓝孩子。
(。・ω・)我觉得我知道是谁了。

43L 801你们快交稿
我来接棒!
就在七夕当天,相信那位新人也知道,有人在计算机科学系的楼下用荧光灯摆了520。表白意图要不要这么明显(。・ω・)
至于礼物嘛,好像是电脑?

44L 好好学习
还有花!当时一楼大厅放了好多花!我还好奇是谁这么大手笔。

45L 老司机
咱们要不要艾特一下那位来问问(邪魅一下jpg.)

46L 眼镜boy
听说有人要@我?(中指推眼镜jpg.)

47L 好好学习
Σ(゜゜)前辈

48L 眼镜boy
剧情大致正确吧。中间的部分你们不需要了解:)

49L 眼镜boy
(图片jpg.)(伊万的脸马赛克版)

50L 眼镜boy
另外礼物其实我更想要路由器,宿舍网速太慢了:)




[ 贴子已删除 ]
[ 您所查找的记录不存在 ]


end.(我知道格式肯定不对´_>`)



•小剧场1
「河边散步」
伊万(凑过来):你拍什么呢?
爱德华(躲):没什么,布拉金斯⋯⋯
伊万(打断):叫伊万^L^
爱德华:⋯⋯伊万同学。
伊万(继续往过凑):伊~万~
爱德华:⋯⋯伊、伊万
伊万(微笑):这才对嘛~
爱德华:(我当初到底是为什么答应和这个人在一起的!??)

•小剧场2
「时间回到七夕」
亚瑟:王耀!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王耀:亚瑟,我希望你明年不要再拿亲手做的司康饼了,这样你成功的几率会大些。
亚瑟:⋯⋯你怎么知道,我还没有拿出来。
王耀(扶额):因为你去年和前年也差不多⋯⋯

•小剧场3
「托里斯用完菲利克斯的ID完后」
菲利:托里斯,刚刚那个是说爱德华吧?
托里斯:是的,我刚刚答应了湾湾小姐说先不要告诉他⋯⋯你在干什么?
菲利(摇了摇手机):发短信告诉爱德华呀?
托里斯:那是我的手机吧⋯⋯
菲利:因为你把我的手机抢走了嘛。嗯?你刚刚说什么?
托里斯:⋯⋯没什么?(湾湾小姐我对不起你)(我的胃好痛)

•小剧场4
「催湾湾睡觉后」
艾斯兰(抢手机):手机还我。
王嘉龙:好好好还你。
艾斯兰(看一眼):我根本没有看到你哥过去好吗?
王嘉龙(微笑):兵不厌诈。

•小剧场5
贴子是爱德华黑的没错:)

小剧场比正片有趣系列´_>`
真的没了´_>`





【亲子分】我的目标是称霸校园!


•高中生亲分×初中混混罗维(其实这个设定没什么用)
•文不对题,剧情编不出来´_>`
•来自被安利模联后的脑洞
•也许是个下?

6.
被邀请参加会场布置了⋯⋯真是莫名其妙。
我是为了看住笨蛋弟弟,才不是因为某些人⋯⋯

邀请到了罗维诺参加布置,大成功!

7.
啧。所谓展会布置就是搬桌子搬椅子放名牌拉条幅端茶倒水?为什么这种事不找学生会要找文艺部?下回见到安⋯番茄头一定要打死他。
现在先去帮费里搬东西。

刚刚看到罗维在帮费里搬桌子。真是个好哥哥啊。但看我好像面色不善的样子。

8.
好像看到以前的小弟了,这些家伙真是墙头草(ノ`⊿´)ノ

前阵子安分了的那帮小混混好像是罗维的手下吧?看他们那边有点尴尬的样子啊。

9.
还有两个礼拜中考,努力一下的话应该能直升高中部。
蛤?你说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和弟弟一个学校啊!

之后就很少见到罗维诺了,也对,初三了要好好学习嘛。
真希望高中也能在一起。

10.
不行我写不下去了´_>`我对不起大家◔"L__◔

强行end.








「彩蛋」
“罗维诺!就知道你会考的这来!”
“只是恰好分数够了⋯⋯混蛋不要抱我!”
“应该早点告诉我呀。”
“告诉你干嘛?让你再把我的小弟收走?”
“诶QAQ”
“⋯⋯安⋯⋯”
“嗯?”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太长了我记不住啊啊啊!”

真•end( ˊ∀ˋ )

【亲子分】我的目标是称霸校园!


•高中生亲分×初中混混罗维(其实这个设定没什么用)
•文不对题´_>`剧情瞎掰´_>`
•来自被安利模联后的脑洞
•我们的目标是!甜到掉牙!


1.
罗维诺·瓦尔加斯,初中部小混混协会老大,主业是领导逃课运动,副业是管弟弟,副副业是学习。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高中部模联代表之一,主业是开会,副业是学习。

2.
在安东尼奥当风纪委员前,罗维诺一直都混的顺风顺水。
但自从他上任,罗维诺的一干小弟就都改邪归正皈依佛门了。
罗维诺从来不是一个会轻易顺服于他人的人。
所以他就和安东尼奥对着干了起来。

安东尼奥什么都没干,该开会开会,该学习学习,继续致力于提议在校内植物园中改种番茄。
他认为自己手下忽然多了一批初中部的不良少年,完全是因为他们对番茄的向往。
顺便一说,那个不良少年的头头生气的样子真可爱。

3.
我打算去那个风纪委员(不知道他叫什么)开的会议上捣乱,结果沉迷于《应对世粮食危机》的议题不可自拔。
之后他还来找我说话,那个家伙居然还主动来找我说话了!!!笑得那么开心,欠打!

今天开会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安东尼奥想,虽然是我最喜欢的议题,但下面几乎没有在听的。
哦,除了一个初中部的同学,他几乎整次会议都目不转睛,这让我对自己的发言增加了许多信心。
之后我去搭讪他,结果被重重的打了一拳,然后那个同学红着脸跑掉了。
我还以为他看出来这是在搭讪他了,结果有人告诉我那个少年叫罗维诺•瓦尔加斯,就是之前那个不良少年的头头。
他真得很可爱。

4.
今天那个番茄头(这么叫他简直玷污了番茄!)要来初中部检查,我一定要让他好看!

今天去初中部检查,在入校门的地方看到了罗维诺,我真是超级高兴!我大声的叫了他的名字然后冲上去给了他一个拥抱。
他的脸一下子红透了,用力推开我之后一边嘟囔(好像是在骂我)一边跑掉了。
后面有人问我罗维诺衣冠不整要不要扣分。
诶?罗维诺衣冠不整吗?我怎么没有看到。

5.
今天去找弟弟的时候发现番茄头也在,md离老子的弟弟远点。

下一届省会在我们学校举办,下午去让初中文艺部部长帮忙,他和罗维诺长得超级像!只不过给人的感觉软绵绵的。
啊。原来是罗维诺的弟弟啊。真不愧兄弟长的真像!当然⋯⋯也只有长相了。
这回我还没有打招呼就被打了,还好他弟弟迅速拉住了他,然后结结巴巴地解释了原因。
诶?既然是兄弟的话,那说不定罗维诺也是艺术生喽?我这么想的,也是这么问的。
弟弟(好像是叫费里西安诺)看上去很高兴,他不停的点头但被罗维诺打了,至于罗维诺嘛,他眼神一直飘来飘去的我不大清楚他怎么想。
不过我觉得答案是肯定的。
话说今天被打⋯⋯好像没有上回那么疼了?

tbc.

【露中】为你而演奏


•cp露中注意´_>`
•剧情瞎编系列´_>`
•肯定有ooc´_>`但没有文风´_>`
•那么开始?


(一)
巨大的演奏厅里,回荡着优美的旋律,在座的人们都沉醉在那优美的钢琴声中。
王耀沉醉在梦境里,昏昏欲睡。
“喂,醒醒。”坐在他隔壁的好友兼室友,推了推他,小声说,“你睡得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不行了,亚瑟,你让我睡吧。”王耀努力睁开一只眼睛,往台上的方向瞅了一眼,又无力地瘫在座位上,“你知道我对音乐一向不感冒。”
“得了,你睡吧。”亚瑟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任由他在梦里逍遥。
王耀并不反感音乐,恰恰相反,他还挺喜欢听的,但他实在是欣赏不了它们,因为他只要一听音乐,就犯困。
他像亚瑟比ok的手势,便让身体下沉下沉,沉入那梦境中。

(二)
秋天的公园里飘荡着一股难以掩饰的荒凉的气息,下班回家的人们纷纷加快脚步,想尽早赶回家人身边。
呜,这可以理解,趴在长椅上睡了一下午的小黑猫冲着已快要落下山的太阳和最后几缕阳光伸个懒腰。
但他身边没有游人们往常会给他留下的食物。
他遗憾地甩甩头,自打入秋以来,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这些人类怎么忙的都没有时间关心小动物了呢?他不满地冲经过他身边的人呜了一声,不过天已经黑下来了,那人没有看到他,只是步履匆匆的走了过去。
算了,比起这个,还是找吃的更要紧。他想起家里的弟弟妹妹们,转身冲入了黑暗的森林中。

(三)
黑猫自古以来就被认为有神奇的力量,它们中的有些帮主人家辟邪,使妖魔鬼怪不敢靠近;有些化作埃及的神灵,毫无顾忌的指挥着它们的铲屎官;有些则陪伴在女巫身边,出现在脍炙人口的故事里。
但对于小黑猫来说,这点灵力最好的使用方法,就是找吃的了。
他舔舔爪子,闭上眼睛。

这样果然最快了。他把食物带回自己的小屋——一个破旧没人住的房子——然后出门散步。
说是小破屋,其实还蛮大的嘛。小黑猫想,他穿过黑暗的走廊,跳上破烂的木质楼梯,到了二层。
根本没什么好玩的。小黑猫想,他小心翼翼地跃过地上的破洞,避开木刺。一定不能让湾湾他们来这儿。
可是,他竖起耳朵,这里为什么会有钢琴声?
悠扬的钢琴声静静地流淌在月光下,如同午后森林中穿透叶片撒下的斑驳阳光,无人山谷中独自前行的河水以及新生嫩芽上滚落的露珠,琴声宁静沉稳。可忽然曲调一转,像是雪山上呼啸而过的风声一样尖锐,夹杂着如刀的雪花直逼心底。丝毫听不出原曲温润如水的感觉。
小黑猫一下子冲进屋内,琴声在经历了又一个声调之后戛然而止。
小黑猫羞愧难当地抬起了头,看向了弹琴的人。

(四)
那人沐浴在月光下,头发如反射着满天繁星般的闪闪发光。四周的尘埃漂浮在空中,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身边的尘埃仿佛也沾染上了几分星星的光辉。他微闭双眼,手指还停留在琴键上,房间里还回荡着方才激昂结尾的余音。他轻叹一口气,睁开眼睛,看向门口的小黑猫。远远望去,他眼中的色彩却不那么真切,深邃如晚霞的最后一抹余晖,浅淡如藤萝初开时花尖。
他招招手,嘴角抿着几分笑意。
“过来,小猫。”

小黑猫乖巧地走过来,轻轻蹭了蹭那人的手掌心,“真乖,你叫什么?”
小黑猫歪着脑袋,黑溜溜的大眼睛转了几个圈,回答:“喵。”我叫耀。
那人又是笑了起来,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就叫你小黑好啦!”
什么鬼名字!耀不满地叫了一声,轻巧跃上钢琴盖。
“你好像很喜欢听我弹钢琴。”他把手放回钢琴上,“我的名字是伊万。欢迎你以后来找我玩。”
风吹过,星屑洒满人间。

(五)
伊万不是人,小黑猫耀大概知道。
“喵喵?”你在干什么?
伊万笑笑,给他看手上的乐谱,“我编的曲子,你要不要听?”
耀蹿到琴凳上,懒洋洋地趴下。
“你真是⋯⋯越来越像皇帝了。”伊万无奈地看着他往边上挪挪,用眼神示意他坐上去弹。
伊万是有执念的,被留在人间无法离去的灵魂,小黑猫耀猜。
他听伊万弹那首曲子,那首带着北国独有冷厉之情的曲子,听了不下十次。
可每次,曲声都会消失在无尽的风雪中。
耀不满地看着伊万呆愣住的脸,叫了一声,才见他渐渐回神,“抱歉小黑,这首曲子我还没写完。”去你的小黑,耀气的甩头离开,可回头看到伊万重新呆掉的脸,又舍不得。
真是的,这么大人了,和家里那些小的一样让人放心不下。耀摇头叹气,像老爷爷一样重新窝回伊万脚边。
伊万很好的控制住了情绪,弯下腰安抚这位小祖宗,“真的抱歉。”他把耀抱到怀里,“下回一定写好,小黑。”
去你的小黑,耀想。我还是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六)
冬天步步紧逼,伊万的琴声也越发寒冷。外有寒风呼啸,屋内也感不到什么温暖。
耀不满,很不满,非常不满。他跳上前,按了几个键。
虽然都是单音,但伊万很快就听出来了,这正是那首他一直没能编完的曲子。
他满脸疑惑的看了一眼黑猫,见他十分专注,便站在旁边静静的听。
本来就不是什么难学的曲子,听了这么多天耳朵都要生茧了,两只爪子都弹不太可能,但只是一只还是可以的。耀不屑地瞅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伊万,让猫大爷给你看看什么叫谱曲。
在伊万曲调结束的地方,小黑猫接了新的曲调上去。
那是风雪退却的声音,冰雪融化的声音,春暖花开的声音。
你在风雪里待了太久了。耀停止弹奏,小声道,冬天过后,春天很快就会到来的。
他不知道伊万到底能不能听懂他的话,但他也只能帮到这里了。
第一次的,他没有出声就离开了房间。
一去,就是整个严冬。

(七)
耀是在春天到来,公园里第一株花开时回到这里的。
只不过这一次,没有琴声,也没有弹琴的人了。
他走到钢琴旁,跳上座位,打算像过去无数次那样卧好。他看到了一个东西——
伊万心心念念想要完成的,把他困在这里不知道多少个年头的——那份乐谱。
耀翻了翻,看来是写完了,也对,要不然他也走不了。
这首曲子写题目的地方一片空白,不过在角落里写着一行小字。耀凑上去仔细看看。

(八)
看好友没有像平时听音乐会一样死气沉沉的从头睡到尾,亚瑟忍不住嘲笑:“什么风,啊不,什么曲把你吹醒呀?。”
“刚才⋯⋯那个弹钢琴的,是谁?”王耀俨然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刚才?”亚瑟想了下,“⋯⋯好像是一位新人钢琴家,弹得他自己写的曲子,名字没记住⋯⋯喂!你去哪?”
王耀已跌跌撞撞地绕过旁人的座位,冲出了大厅。
奶金色的头发,个头好像很高。王耀边跑边四处看。他不知道为什么想找这个人,只是觉得必须问他一个问题。
在第二出口的拐弯处,王耀猛得撞上了一个人。头晕眼花中急忙道歉。
“没关系。”那人伸手扶了王耀一把,声音柔软的像个孩子。
王耀抬眼望去,只见一片银光中,紫色温柔的流淌。
就好像第一次见面一样。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气氛一时尴尬。
“那个⋯⋯”伊万先开口了,“你没事吧。”
“嗯?嗯!”王耀赶忙压下心底的念头,自己站好。
“那好,再见。”伊万仔细看了两眼,看他是真没事,转身就要走,却又被王耀一把拉住。
“请⋯⋯请问,”王耀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声音,吓了伊万一跳,“您那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原来是自己的粉丝呀,伊万收下一跳,微笑道:“刚刚那首曲子?”
“叫《耀》啊。”

(九)
“谨以此曲,献给我的小黑猫。”

(十)
“伊万,讲真,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好像很久以前就认识你了。”王耀吸了一口奶昔,顿觉人生圆满。
“其实我也怎么觉得。”伊万吸了一口王耀的奶昔,引得他怒目而视,“只不过,那时的小耀和现在的小耀不太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我记不太清了^L^”

End~

【多西皮】来自异次元的猫使者

小番外「亲亲抱抱举高高」
•cp露中米英独伊亲子分香冰
•分别是猫形态和变回人之后´_>`
•ooc爱我我爱ooc´_>`
•正文还没写完,就成天想着写番外´_>`


「露中」
王耀:伊万!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伊万:哇耀宝宝你几岁啦!

王耀:伊万!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伊万:(走过来吧唧了一口,然后抱了抱)
王耀:?为什么不举高高?
伊万:我怕我腰被压断。
王耀:⋯⋯滚出去,你被朕休了。

「米英」
亚瑟:阿尔!我⋯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阿尔:哈?亚蒂你是发烧了吗?(抱起来)
亚瑟:⋯⋯没有,快把我放下⋯⋯

亚瑟:阿尔⋯⋯
阿尔:嗯?(二话不说亲亲抱抱举高高)
亚瑟: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阿尔:没关系我先抱一下!
亚瑟:⋯⋯快把我放下///

「独伊」
费里:路德路德!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路德:诶。啊。好的。(抱起)
费里:谢谢路德!(亲一口)

费里:路德路德!亲亲抱抱举高高!(扑过来)
路德:你这样抱着我我没有办法举你啊。
费里:ve~抱着也可以啊~(抱住蹭蹭(*ˊૢᵕˋૢ*))

「亲子分」
罗维:喂,快来抱老子。
安东:诶,为什么?(抱起来)
罗维:照做就行了不要多话。///

罗维:安东尼奥!
安东:亲亲抱抱举高高?
罗维:⋯⋯不是///
安东:(一把抱起)罗维你真的超可爱*^o^*

「香冰」
嘉龙:阿冰,亲亲抱抱举高高。
艾斯:意味不明啊。我拒绝。还有请称呼我的全名(移开视线)
(最后还是抱了一下)

嘉龙:阿冰,亲亲抱抱举高高!
艾斯:⋯⋯都说了我拒绝了。等等你要干什么??!(被抱起)
嘉龙:把你抱起来也是一样的效果嘛(微笑)
艾斯:完全不一样好吗!?快把我放下来,好丢人。///

完?